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兔黑黑 | 28th Jan 2008 | 自由軟體 | (590 Reads)

Tags:Free Software, Open Source Software, Book Review

大家也來訂閱中研院開放鑄造場電子報

自由軟體的故事-結語(下)
蘇孝恆/文 2008/01/28

自從開放源碼運動在 1998 開始,自由軟體和封閉軟體其實彼此互動,互相參考。在之前 77 期至 82 期介紹的 open source 2.0 一書中,有多篇文章說明開碼軟體跟封閉軟體差不多。例如在第二章,把開放源碼的開發過程跟一般商業機構的封閉軟體開發作比較。原來大家也注重程式碼重用、用各種方法希望加快開發速度。商業機構的封閉軟體開發更影響自由軟體,令開發模式更注重測試和質素。

另一方面,open source 2.0 一書也大談軟體市場商品化(Commoditization),商品化就是指軟體不再是高科技的貴價產品,越來越普及,價錢越來越便宜。Eric Raymond 更指出可以用開放源碼作為行銷策略,用零價錢去爭取市場佔有率(註 1)。不過用零價錢其實不用開放源碼,只要讓用戶免費下載二元執行碼即可,還可以搞個有獎活動來招攬更多的新用戶。拿出源碼就是開放軟體企劃的核心,希望跟有心人交心。論到開碼的好處,不少人會引用《教堂與市集》中「足夠多的人來看程式,所有的錯誤都變得淺顯」的第八格言(註 2)。不過上一條第七格言「儘早,經常發表新版本,並且傾聽使用者的意見」中的「傾聽」以乎是大家都忽略的。其實傾聽和溝通,才是第七格言的精髓,也是開碼開發的基礎。溝通不良,《教堂與市集》中指出開碼的好處都不會出現。

溝通的基礎,包括對另一方有基本的認識。面對一個外國人,先要知道對方來自哪個國家,說什麼語言,用美語不一定可以溝通。拿出源碼來希望溝通,也要認識溝通的對象。在 74 期介紹 Ron Goldman and Richard P. Gabriel 的 Innovation Happens Elsewhere:Open Source as Business Strategy 和 75 期介紹 Karl Fogel 的 Producing Open Source Software:How to Run a Successful Free Software Project 兩本書中,皆有介紹自由軟體社群的結構和特性,並且解釋了他們跟一般商業機構之間的文化差異。透過自由軟體中的故事,我們對社群本身的文化可以有更深入的了解。另一方面,透過故事,我們又可以思考一下如何在社群中鼓勵多元化的溝通空間。

之前介紹 Linus Torvalds 的自傳 Just for Fun,其中記載了 Linus 有一次演講時說了一句「I am your God」(我就是你的神)。在 Stallman 的傳記 Free as in Freedom 中也有記錄,他在演講時會扮天主教的聖人祝福聽眾。他倆都指這些的動作是開玩笑,不過對當領袖的來說,變為神聖、高人一等都是一個很大的引誘。當自己是聖人,就會自以為是,作出錯誤的決定。Raymond 在 Free as in Freedom 中指 Stallman 在操作系統內核開發輸了給 Linux 是因為傲慢。Linus 在 BitKeeper 上的錯誤也是沒有傾聽社群的聲音。

另一方面,社群的參加者也不應把領袖當為聖人,自己要實行監察的責任。之前幾期我有把 Softpanorama 放在延伸閱讀,那兒有不少批評,有好些是自由軟體和開放源碼的支持者都很難接受的。例如站上引用 Forbes 雜誌一篇文章,指自由軟體基金會向使用 GPL 授權軟體的商業機構勒索金錢 (註 3)。因為 GPL 授權條款內容含糊,基金會很容易就可以提出訟訴。而因為 GPL 和基金會有崇高的地位,就算那間商業機構有信心在法庭上打敗基金會,結果形象都會受損。我們一方面要給基金會懷疑之利益 (the benefit of doubt),另一方面如果有更多的證據,我們不應因為基金會的江湖地位而不指出她的問題。如果缺乏監察,運動發展到「理想主義者再也無法證明他跟投機主義有何不同」(註 4),那就真是社群的悲哀了。反對的聲音實在有其積極的意義。

世上能夠產生龐大利益讓人爭奪的自由軟體企劃不多,在社群中有意氣之爭卻是常見的事。Linus 在自傳中說當他成名了,不少人就在旁指指點點,希望將自己的信念灌輸給 Linus,希望 Linux 企劃根據他們的理想去行,不然就把各樣的「罪名」套在他頭上。Linus 舉 Stallman 為例,指他要將世上所有的源碼以 GPL 授權釋出,包括 Linux 企劃中的所有。Linus 卻認為作者有權決定開放與否。這類社群問題,來到台灣又會以什麼的方式表現出來?

「東方文化常常有一種『修行主義』的態度,常常發生在討論區的情況是:

第1、看到人氣很旺的寫手,就很想『測試看看他是不是高手』,因此搞出很多刁鑽古怪的問題來整他,目的就是要證明這個寫手『也不過如此....』。這種情況下,一個寫手很容易得到各種莫名奇妙、冷嘲熱諷等等的攻擊。

第2、出現攻擊寫手的社會現象時,基於不想讓自己跟那種沒水準的人一樣的『修行主義態度』,往往寫手就選擇『忍下來』、『不理他』;問題是忍久了不理久了最後就會發現這個討論區到處都是沒水準的攻擊,洩氣了就只好選擇離開或不講話了;於是本來還沒耗竭的寫手也因此提早掛掉了。

第3、出現攻擊寫手的現象時,最危險的是討論區的其他大眾;當其他大眾都會立即挺身而出幫助寫手對付攻擊者時,這個討論區就可以維持下去,因為寫手不必浪費時間對付一些攻擊,也會從其他人的公開支持而得到鼓勵。然而習於『修行主義』的東方文化,最常出現的是大眾保持沈默,生怕一發言就表示自己很沒水準。更糟糕的是當寫手反擊攻擊者時,旁觀的大眾還立即責備寫手不應該那麼沒水準,『忍下來就好了嘛!』;最後就會變得很好笑的,沒有人責備攻擊者,大家都在罵寫手修行境界不高、跟人家講話不謙虛、口氣太驕傲....卻全都忘了大眾正在集體虐待一個認真貢獻討論區的寫手而姑息與支持擾亂討論區的攻擊者。

第4、由於這種大眾現象,造成即使有別有目的的發文者或網路白爛上來胡說八道,寫手們也不敢出面批判錯誤的資訊了。因為只要一出面說出事實,對方一但見笑轉生氣地攻擊寫手,上述情況就發生了。

所以最常出現的情況是:一個討論區原本人氣很小,由於幾個寫手熱心經營,人氣逐漸越來越高,參與的人越來越多。然後開始出現攻擊事件,寫手們開始覺得沒意思了;再來就是一大堆白爛、灌水兼廣告,寫手看不下去了又無人支持,只好選擇離開。於是一個討論區就毀了。」(註 5)

人人都應該追求卓越,不過不必誇耀自己的「修行」,也不用時常去比較。三人行必有我師,用「修行」高低來維護自己的自我形象,真是太辛苦了。每人都有長處短處,互補不足總比互相誇耀合理。這也不就是為何會有「足夠多的人來看程式,所有的錯誤都變得淺顯」這個結論嗎?領導的不是聖人超人,不要把過高的期望和夢想加在他們頭上。如果有些事是自己沒能力或沒勇氣去做,為何要用盡各種的方法來迫做領袖的去完成?

以前 82 期中指出「大家摒棄階級、成見、加強溝通、用人以才、同心協力、就會成功。這個結論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根本就是常識」無論科技有多發達,歸根到底都是人的問題,網上網下都是一樣。其實自己也猶疑過要不要多寫這一篇,一方面以上所說的大都是常識,另一方面萬一寫出來,連自己也做不到怎麼說好?不過既然寫了,就是希望互相勉勵,鼓勵多元,增加溝通,給真相一個生存的空間。若不給開發者和用戶最大的自由,盡最大努力包容各方的意見,那麼自由軟體和上期提到的封閉視窗開發團隊分別又有多少?

如果大家對我的文章有什麼的意見,都可以到以下網址討論一番:http://littleblackrabit.mysinablog.com/

(註 1) Raymond, E 2000, The Magic Cauldron, http://www.catb.org/~esr/writings/cathedral-bazaar/magic-cauldron/ar01s09.html#id2762262.
(註 2) Raymond, E 中譯:謝志昌 1999, '儘早發表, 經常發表新版本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教堂與市集》, http://www.linux.org.tw/CLDP/OLD/doc/Cathedral-Bazaar-4.html.
(註 3) Bezroukov, N 2006, Negative PR hammer of GPL as a source of income for FSF
http://www.softpanorama.org/People/Stallman/prophet.shtml#Negative_PR_hammer
Lyons, D. 2003, Linux's Hit Men, http://www.forbes.com/2003/10/14/cz_dl_1014linksys.html?CFSplashed=yes.
(註 4) 陳韻琳在1996年中開始已經在BBS上開放四本自己寫的書中大部分的內容
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life-fhl/M.869416948.A/
今次引用的是《虛擬》一書中的第一個故事-《失根的樹》的結尾,WWW版現在放在《心靈小憩》網站
http://life.fhl.net/gospel_psycho/book1/tree300.htm
(註 5) psycho(蘇友瑞) 2003, 漫談網路文化 ── 如何保障一個網路虛擬社群的品質?, 心靈小憩,
http://life.fhl.net/phpBB21/viewtopic.php?p=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