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兔黑黑 | 13th Aug 2007 | 自由軟體 | (554 Reads)

Tags:Free Software, Open Source Software, Book Review

大家也來訂閱中研院開放鑄造場電子報

自由軟體的故事: Hackers(下)-黑客倫理的沒落
蘇孝恆/文 2007/08/13

◎ 書名:Hackers
◎ 副題:Heroes of The Computer Revolution
◎ 作者:Levy, Steven
◎ 出版日期:1994 (有 2001 更新版,不過手中的是 1994 版)
◎ 出版社:Penguin, New York
◎ 售價:$29.95 USD
◎ 參考網站:
1. http://www.stevenlevy.com/index.php/other-books/hackers
2. http://www.totse.com/en/hack/introduction_to_hacking/hckrs10.html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ckers:_Heroes_of_the_Computer_Revolution

數月前在網絡的一個熱門話題,就是 Bill Gates 和 Steve Jobs 在 D5 的訪問。其中一個最為人稱道的,就是 Steve Jobs 在最後描述他和 Gates 的關係:"You and I have memories longer than the road that stretches out ahead."(你和我以往的故事,比將來的還要長。)人的故事,可以很引人入勝的。

Levy 寫 Hacker 這本書,第一版於 1984寫 成。當年大概沒有人會想到電腦業會如此的發展,而 Levy 雖然有寫 Gates 和 Jobs,卻沒有著墨太多。談蘋果電腦時,對它的設計者 Steve Wozniak 的故事寫得多一點。不過如果大家閱讀這本書,就會對 Gates 和 Jobs 發跡的背景有更深入的了解。

上期介紹了書的第一部分真黑客,今次介紹第二和第三部分-硬體黑客和電玩黑客。如果第一部分作者命名為真黑客,那就是暗指之後的黑客會偏離正宗的黑客倫理。為何如此?就是因為「錢」!

第二部分先以一個左傾少年 Lee Felsenstein 為開始,介紹了幾個把電腦由政府和大機構中拿出來,讓平民百姓去接觸它的運動。其中的表表者「人民電腦公司」的有以下宣言:

電腦
用來對抗人民多於為人民服務
用來控制人民多於讓人民有自由
改變的時刻要臨來
我們需要一個……
人民電腦公司

另一方面,隨著電子零件的功能不斷上升,價錢不斷下降,一般電子愛好者開始自己製作電腦,又開始了自製電腦會。在自製電腦會上有人出售套裝或散裝的電子零件,賺點小錢,不過氣氛還是很開放,大家會分享自己最新的設計和發現。其中一套流行的電腦 Altair 8800(1) 需要一個 BASIC 解譯器,不過還沒有人去編寫。Paul Allen 和 Bill Gates 就在這時候出現了。他們在 Altair 的老闆 Ed Roberts 面前示範了解譯器的雛型,Roberts 就聘用了他們,又開始推銷這個產品。那時 Altair 的管理不大好,很多客戶訂了貨付了錢,但是很久也沒有收到產品,而 BASIC 解譯器也沒有例外。雖然還未付運,Altair 在推廣示範時也會包括 BASIC 解譯器的雛型。在某一次示範中,包含解譯器的源碼紙帶被那些等得心急如焚用戶拿到手,並大量複製。Gates 跟著就寫了電腦史上有名的「給愛好者的公開信」(2),指愛好者的行為跟偷竊無異。愛好者反指有多人已訂購解譯器,Altair 公司應該已收回成本。而且源碼紙帶只有解譯器的雛型,不是正式的版本。還有 Gates 可以藉似機會宣傳他的公司。自製電腦會中又有人認為創作軟體來賺點錢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也要讓它自由傳播,讓它有被人修改變好的空間。

Levy 跟著介紹蘋果電腦公司的發跡史。蘋果電腦的設計者 Steve Wozniak 原本日間在 HP 工作,設計電腦只是嗜好,就如其他自製電腦會的會員。他的朋友 Steve Jobs 發現他設計出來的電腦有潛力,鼓勵他辭職,全力發展蘋果。當年很多新開的自製電腦公司如 Altair 般是由電子愛好者當老闆,管理甚差,像 Altair 很久也不能把產品準時付運的比比皆是。正如 Gates 是最早引入以每個軟體拷貝收錢的運作模式,而 Jobs 是最早引入專業管理和行銷。蘋果電腦結果在市場佔有率節節上升。 3 十年過去了,在書中描述過的 50 多個人物,只有他倆是家傳戶曉的。雖然蘋果電腦賺了很多錢,它的設計者 Wozniak 仍然有堅持黑客倫理,蘋果電腦的電路設計和唯讀晶片 (ROM) 內程序的文件也是很容易到手的,也催生了台灣和香港的蘋果兼容工業。

書的第三部分介紹電玩黑客。隨著自製電腦發展至個人電腦,個人電腦上最受歡迎的軟體當然是電玩。Levy 這部分以Sierra On-Line 電玩公司的老闆 Ken 和 Roberta Williams 為主軸,描述了很多人透過製作和售賣電玩發跡的故事。作者這部分似乎想指出,錢越多,離開黑客倫理就越遠。起初有 3 間電玩跑出- Sierra On-Line、Br0derbund 和Sirius,它們的老闆們每天都互通消息,如果一間公司在開發賽車遊戲,另外 2 間就不會開發。就算在員工的層面,在一間公司內有開發問題,可以去另一間公司去找那兒的專家求答案。這個情況當然沒有維持到書的結尾,而 Sierra 就越來越封閉,甚至在軟式磁碟加入不規則的資料格式以防拷貝。書的最後一章名為最後的真黑客,以 Richard Stallman 為主角。作者有意指出黑客倫理差不多完全沒落了。

現在的軟硬體企業的情況跟書中所寫的是相反的。那個日子是由嗜好沒利錢變成搖錢樹,現在是由搖錢樹變得利潤微薄。不過在這 2 個情況,軟體自由就變成討論的議題。現在一些支持自由軟體產業的理由如以自由軟體作宣傳、開放源碼可以吸收創意等,其實當年也有人提出,書中也有記載。另外一方面,我們又可以討論 Gates 在「給愛好者的公開信」中指出軟體開發是需要金錢支持,那麼以一間像微軟的商業機構全權擁有和管理軟體開發是一個最好的模式嗎?我們可以看看電玩黑客的主角 Sierra On-Line 電玩公司在本書寫完之後的命運。它在八O年代和九O年代初它也有不錯的發展,當然有些產品沒有預計中大賣,不過也出產了好幾套出名的遊戲 (3)。在九六年,CUC International 出高價收購,因為 Sierra 已是上市公司,連 Ken William 也無法阻止 (4)。在九八年,母公司的總裁等一干人等被發現商業詐騙,是當時美國史上最大詐騙案 (5)。Sierra 從此一蹶不振,轉手賣了給 Vivendi 也沒有起色。新的管理層因為財政問題縮減人手,開除多名曾經創作有名遊戲的員工,破壞了開發團隊。現在的業務多是為其他電玩開發公司當發行。人有認為自由軟體是左派是共產,不過沒有反過來想想在大公司內的軟體開發比開碼模式開發更接近計劃經濟,公司錯誤的決定可以對軟體開發做出很大的破壞。如果以開碼模式開發,就算公司有匪類,開發社群也可以繼續生存。

作者 Levy 的描述生動詳細而幽默,不過對英文為外語的讀者卻反過來會成為了難度。本書以 Richard Stallman 作結,下一本介紹的書可以選擇他的傳記 “Free as in Freedom : Richard Stallman's Crusade for Free Software”。不過我希望先把九O年代至今的故事講完,所以會先介紹 Glyn Moody 寫的 “Rebel Code: Linux and the Open Source Revolution”。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tair_8800
(2) "Open Letter to Hobbyists"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Sierra_Entertainment
(4) "Playing Catch-Up: Sierra Founder Ken Williams"
(5) http://en.wikipedia.org/wiki/CUC_International


本文用創用 CC「姓名標示-禁止改作-非商業性」授權條款台灣 2.5 版授權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