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小兔黑黑 | 15th Dec 2011 | 自由軟體 | (58 Reads)

上文提到因為互聯網的普及,以管制拷貝為基礎的版權系統,已經難以運作。版權持有人卻藉著這個形勢,壓榨其他持份者,甚至當客人為罪犯。究竟我們有什麼出路?

美國法律教授Fisher早在2004年提出了不需用限制拷貝的方法,令作者仍然可以分紅的方案(1)。首先,透過稅收得到金錢的來源。政府可以對數碼內容有關的項目開徵稅項,如可播放內容的電子產品或上網費等,甚至可以由入息稅中取一個百分比。跟著可以用內容下載次數、使用量調查和投票等方法訂出不同作者可以取得多少錢。這個系統的好處是已經預留了一筆錢,而問題只是如何分錢。這個跟現在用時付錢的制度不同,現在是沒根據規定使用是犯法,預付系統中沒根據規定使用只會令用量估計有點差錯,用家走出來更正也不會被當為罪犯。這種預付系統也商業營運的,如香港的MOOV、台灣的KKBOX,在外國就是連Apple和Amazon,也有類似交月費可以任聽任看大量的已授權的作品。

這個系統當然有可爭議的地方,如果這個系統由政府承包,稅收就不是用者自負、而上述的三個方法也未能準確找出用量,令分紅不均。由政府管理,也可能會採用比較保守的設計,而且每個人自己的用量其實是私隱,政府無必要知道。而商業營運的系統,會有自己一套計算用量的方法,跟著又會經過版權收費組織去分紅,這些系統也是不公開不透明的,令用家和創作人無法監察。

 (閱讀全文)